別傻傻的看不透,他真的沒那麼喜歡你,放手吧!

前幾天工作的時候,我收到一條消息,屏幕那頭的女孩跟我說:「小北姐,你知道嗎?我曾經拼了命去討好那個不喜歡我的人,沒有話題也要堅持給他發消息。

可是無論我怎麼主動,他都不為所動。

我知道喜歡他從來都是我一個人事,他可以假裝不懂,但我沒有辦法故作輕鬆啊,我真的好難過。」

看完她說的,心疼之餘,我也在想,是不是我們人生中都逃不過要遇上這麼一個人。

你既不會出現在他的眼裡,更不會在他的餘光里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甚至文學之父普希金也有自己的愛而不得,他曾經給心上人寫過這樣一首詩:

「我曾經愛過你,我曾經默默無語、毫無指望地愛過你;我忍受著羞怯,又忍受著嫉妒的折磨;我曾經那樣真誠、那樣溫柔地愛過你。」

我們都知道,關於在一起這件事,無論是反覆追問「可不可以」,還是暗自揣摩「能不能夠」,你都得不到答案的。

因為這道題的唯一解法只有,對方願不願意。

畢竟,誰也不想花太多時間和精力在不喜歡的人身上。儘管殘酷,但卻也是人之常情。

好朋友阿菲也心甘情願地喜歡過一個沒有結果的人。

阿菲對那個男生早有耳聞,在共同好友的描述里,男孩是一個風趣幽默的人。後來他們在一次聚會上聊了很久,男孩也的確像大家說的,性格非常討喜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阿菲就對他有了先入為主的好感,很快也上了心。因為碰巧是同行,她會主動詢問男孩工作上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。只要男生開口,阿菲幾乎是有求必應。

一來二去,她便一廂情願地認為在一起是遲早的事,直到自己忍不住表了白,男孩也只是回答說:我知道了。

她開始覺得可能是自己太過於著急了吧,畢竟男孩看起來並不排斥和她來往,也許再多給兩個人一點時間就好了。

可我們也分明知道,男生說自己會不會回復她的信息,全憑當天的心情;而且只要有她在的局,能推的就推了。

現實也沒有讓她樂觀太久,好不容易等到一次男孩會到場的聚餐,她也立刻趕了過去。距離他們上一次見面已經過去好幾周了,阿菲說她真的很想念他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但男孩卻不是一個人來的,他很大方地把身邊的姑娘介紹給了所有在場的朋友。

大家起鬨的時候,阿菲也注意到女孩眼裡的自信從容,那是一個女孩被愛著的證明。而男孩臉上的神情,也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溫暖和愛意。

她突然明白了那句話是什麼意思:「目光對上的第一次,我知道,應該就是你了。目光對上的第二次,我知道,應該不是我。」

阿菲找了個角落坐下來,給男孩發微信問:你不喜歡我,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。

男孩的回答是:其實不用我講,你早該知道了,不是嗎?

那一刻阿菲在心裡也終於接受,即使把錯的答案寫一萬遍,她也永遠得不到分數,因為錯的終究不會變成對的——

「以前寧願矇騙自己,也不肯承認他對我的在意屈指可數。那樣的滋味,其實一點都不比現在好受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從那以後,阿菲就再也不肯去這家火鍋店,她嘴硬說這家店不好吃,湯底太麻太辣。所以那天自己不小心掉的眼淚,可能也不一定是為了那個人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在《小王子》里有這樣一句話,我很喜歡:如果你想要和別人製造羈絆,那就要承受流淚的風險。

是啊,也許當你發現初始的喜歡已經過期,催生出了疲憊和痛苦,虛耗和委屈,一度波及你的生活;一定也會發現自己一直以來的妥協、等待和付出,其實什麼都沒能夠換回。

固執地喜歡一個不喜歡你的人,只會是日復一日,節節敗退。我們也都很清楚,這樣的喜歡總有一天會到頭的。

而越過了山丘,你才發現,他真的沒有為你在等候。

所以,親愛的,如果你明明知道他不喜歡你,別再堅持了;也不要躲在被窩裡發了誓,一起床還要去找他。

我們真正該放下的是那些自找難堪的時刻,是那些輾轉反側的時刻,是那些有苦難言的時刻,以及委曲求全的自己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你是不是差點忘了,以前那些不因他而起的快樂,其實比他出現之後,要多得多。

所以答應我,既然已經知道答案的話,就放下吧。

喜歡這篇文章嗎?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!